我的记忆我的年

2017-02-06 09:06:37    来源:德江网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新年新气象,一切都感觉焕然一新。吃过年夜饭,给家里的弟弟妹妹发完红包后,看他们一个个欣喜若狂的样子,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不由自主想起了儿时的自己。

记得那时候家里过得蛮拮据的。因为爸妈没工作,而我们又有四姊妹,所以经济并不宽裕。可尽管如此,老妈还是会在过年前为我们买上一套新衣服,那时的我们不在乎美丑,对我们而言,一套全新的衣服便是新年最大的慰藉。在年三十那天都还舍不穿,到了晚上,把新衣服放到床头,叠了又叠,总想帮它摆出最美的姿态,在睡着之前,手是一直放在衣服上面的,似乎感觉一不小心就会弄丢似的,在梦里总会梦到自己穿上新衣服的样子。到了年初一,起得比平常都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的新衣服,用手摸了又摸,然后小心翼翼的穿到身上,等到整理好衣冠,感觉自己意气风发,满满的幸福感一袭而上,别提有多高兴了。

没有山珍海味,简简单单 ,却是永远的美味佳肴。记得老妈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吃在肚子里,不论好坏,别人看不见。而穿得太脏太差,总会被人看不起。所以老妈对于吃的方面不太讲究,即便是过年。在我的记忆最深处,过年必不可少的是猪脚,香肠……好像都是以猪肉为主题,没有所谓的鸡、鸭、鱼,在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却也总是有说有笑,当谁吃到了小脚叉时,都会自觉的放到老爸碗里,因为这样会让老爸在新的一年赚更多的钱,所以它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抓钱爪,直到现在我依旧有这样的习惯。一顿饭吃下来,一桌四五个菜,吃完的没吃完的,虽比不上别人家的大鱼大肉,可我们吃得怡然自得,幸福感油然而生。那时年少的我或许还不懂的什么是幸福,但总感觉很满足,不会羡慕,不曾嫉妒,不变的是年味,简单的是幸福。

多给点,少给点,多少给点;多要拿,少要拿,多少都要拿;横幅便是:压岁钱。吃过饭,也就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那个时候我们四姊妹没有立马跑出去玩,而是乖乖的围在火炉边,笑嘻嘻的看着老爸老妈,那小眼神并没有那般单纯,闪着光,似乎在说着什么。而老妈好像看出来了其中的端倪,于是开始提醒老爸发压岁钱,老爸便从衣兜里掏出从银行换来的一张张崭新的钞票,不要多想,每一张的面值都是十块,最为可惜的是每人保底一张,期末考试获奖的加一张的提成,而我永远是保底。或许在别人眼里真的很少,但是对于我们却不曾挑剔,因为多是用,少是用,多少都是用,少一点又何妨呢?只是那时的我们真的极易满足。

天真烂漫,无非是属于年少。吃过饭,拿了钱,左呼右喚,小伙伴们集合完毕,小卖部便是我们最先到达的阵地。经过我们一轮的角逐,战利品有:手枪,鞭炮(擦擦火炮),一包金丝条(一不小心还会抽到奖),一包华龙面(还记得这则广告:华龙面,天天见)。紧接着就回到我们自己的营地放鞭炮,分帮派,开始我们的又一轮战争。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不知道是谁把点燃的鞭炮放到了我的衣兜里,等我发现时包里的钱伤痕累累,衣服也受了点伤,为此我还哭了一场,现在回想起来,大过年的我还真不该哭,想想也真是可笑,呵呵。玩累了,我们也就回归正常了,饿了,包个丝娃娃(五毛),喝一碗嗦嗦(五毛),想想那时的十块钱还是可以买许多东西的,不比现在。

我的记忆中的年,也就是这样。与现在的孩子比起来,也许平淡无奇,或许大相径庭。怎奈今日不同往昔,可垣古不变的依旧是是年的味道,幸福的感觉。(杨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