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鞋带

2017-06-29 21:31:33    来源:德江网

值此黔北工委成立70周年之季,在新闻上看到县领导率队专程赴北京拜访曾担任黔东北纵队司令员的先仲虞先生,于是,记忆中那些从小常听长辈们茶余饭后闲聊的黔东北游击队故事,再次活跃在耳边回响。

解放前夕,在重庆完成学业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青年先仲虞,奉命回家乡组织地方武装,为解放德江做前期准备。当时德江在国民党治理下社会一片混乱,地方势力割据,土匪猖獗,人民生活普遍困难。不过,在煎茶镇付家村的交溪组,虽地处偏远山区,群山环绕,但中间地势开阔,田土肥沃,盛产粮食,人民生活还算安稳;而且当时交溪的优秀青年较多,从部队回来的都有好几个,其中以吴卫群(曾用名:吴昌荣)最为优秀,他毕业于黄埔军大武冈分校,曾担任过国民党部队的营长,领导能力和协调能力都很强,从部队回到家乡后与周边的乡勇关系处得很好,深得大家的信任和支持,在当地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当先仲虞回到德江后,经其同在重庆学习的德江籍校友付成瑞引荐,与交溪的吴卫群(是付成瑞的姐夫)相识,二位青年才俊一见如故,并根据当时革命形势的需要,在吴卫群的安排下,先仲虞安扎在交溪开展革命工作。现年91岁的张祥珍说:当年她刚嫁到交溪不久,先仲虞居住在她家香房的楼上,每天饭煮熟后叫他才下楼来吃饭,成天都在楼上忙着,交溪的人都叫他为先四爷,因其在家兄弟中排行老四;后来,刘学礼,周详等共产党员也来到了交溪,刘学礼以教书先生的名义在乡里走动。

先仲虞等共产党员在交溪用马烈主义毛泽东思想引导着青年树立革命思想,建立革命武装队伍,吴卫群则通过其影响力迅速招集十里八乡的勇士,人枪集结,在交溪丁家林喝生鸡血酒歃血为盟,组建革命武装部队——组织命名为“花鞋带”同心会。

由于吴卫群及其弟兄吴昌模、吴昌矩、吴昌帮、吴昌方、吴昌立、吴昌理、吴学文、吴胜华、吴选文等的努力,广邀在部队时的战友和周边的乡勇加入“花鞋带”,花鞋带组织迅速壮大,人员越来越多,原持有的枪已不能满足斗争的需要,于是吴卫群想到去湄潭国民党部队那里搞枪,因为当时驻守在湄潭的国民党部队乔连长与吴卫群曾共过事。经与先仲虞、刘学礼等共产党员商议决定,吴卫群假意带着“花鞋带”组织向乔连长投诚,当乔连长给“花鞋带”组织的人员配发枪支弹约后,他们连夜开拨,不料还是被国民党部队发现,于是与国民党部队发生了激烈的战斗——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称的“湄潭爆动”。当他们背着枪往回赶途经凤岗的一个哨卡时,发现吴胜华及其三叔麻友友掉队,但情况紧急,等了一会儿仍没见他俩跟上队伍,只好大部队长冲过哨卡往回赶,结果没进过城而好奇贪玩的吴胜华和麻友友被国民党部队抓着,当场给打得晕死过去,手也被打残,现90岁高龄的吴胜华左手仍然是干估的,使不上力,不过听他讲起当年的经历时仍精神换发,神情激动。

有了枪,人手充足,力量强大了,“花鞋带”组织被更名为:黔东北游击队。同时,上级命令黔东北游击队到煎茶镇缅白丫阻击国民党三二八师,听说打得异常激烈。吴胜华回忆说:战斗正激烈时突然一颗手留弹刚好仍到交溪吴家几弟兄的战豪里,幸好参加过淮海战股的神枪手吴昌理反应迅速,立即捡起手留弹扔向敌人,刚好扔出去手留弹就爆炸了。战斗结束后,清点人员时给吴卫群吓得非常着急,因为没见到共产党员先仲虞先生,吴卫群立即安排人员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他在战斗中走散了,幸好豪发无损。

后来黔东北游击队在先仲虞的带领下解放了德江县城,并在思南东华溪与解放大军会合,被解放大军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德江支队,任命先仲虞为中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司令员、刘学礼为纵队政委,任命吴卫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德江支队队长、吴昌模为德江支队中队长。(吴进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