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江——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定位和革命历史溯源
2017-01-13 09:20:50   来源:德江网    作者:党海波   点击:

 一以神兵为主体的反抗斗争,反映了德江人民的革命呼唤和历史期盼,也显现出德江适合承接区域性革命中心的客观存在。

本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由于贵州军阀混战,封建地主的压迫剥削,加之天灾频临,贵州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黔东地区暴发了大规模的农民抗暴斗争——神兵运动。这次农民斗争的烈火,燃遍了黔东各地,并紧密与川、湘、鄂的的神兵相呼应,极大地动摇了国民党反动政权。德江煎茶一位清末贡生廖百川,面对现实写了一首纪乱诗,概括了当时社会的情景:

       烽烟惨澹暗黔中,

          满目疮痍处处同;

          兵匪三年千里乱,

          乡邻十室九家空;

          忧民忧世头惊白,

          争地争城血染红;

          欲怪桃李无意识,

          春来犹自笑东风。

此诗生动的描写了当时的政治动乱,民穷财尽的社会背景,深刻地揭示了德江等地神兵运动暴发的起因。旧《沿河县志》也载:“政治不良,民不堪命,张羽勋练神兵于务川某洞中”。

神兵始起于务川大坝场,发起人张羽勋。他在德务交界地发现一牧童,长相怪异,体态奇形,手长耳大,痴呆寡言。张针对时弊,顺乎民心,利用封建迷信的感召力,将这一牧童收入洞中,供为“皇帝”,四处宣称:“真命天子下凡了”,“要改朝换代”、“过太平日子”等等,借以招引民众,大闹神兵。时值乱世荒年,人民生活十分饥荒,朝盼暮盼有一“真命天子”出来拯救百姓,于是方圆数十、上百里的人,特别是无钱治病者,都纷纷求救于神,前往敬香取水,觅医求治。由于他利用降神、化水、练兵,并声称:“喝了神水,神灵附体,砍不进,杀不进,一刀砍个白印印”。这样很快就聚集了三四百人。        

 德江稳坪坨底人张羽耀,因腹部患疮,觅医求治。在治病中,与张羽勋认家族,称兄弟、结“绿林”,二人言谈投机,句句击中时弊。张羽耀央求信佛投师,决心与其相济共事,抗暴到底;张羽勋喜出望外,收为弟子,密授机宜。张羽耀返回坨底,邀集张金殿、张金煌等秘议,立即安设神坛,宣扬“三灭”(灭兵、灭捐、灭税)。从此,人心向往,蜂拥入坛,高举义旗,杀向社会,矛头直指执政当局。

德江神兵发起后,神兵运动迅速兴盛,不到一年,遍设神坛,遍举神旗,遍练神兵,很快遍及周边各县。在神兵最活跃时期,整个黔东地区,共有神坛70个,仅德江的神坛就达48个,每坛人数几十、几百不等,全县神兵达二万余,大多活动在稳坪、长丰、文新、城关、潮砥等区域。“当时的神兵组织发展迅猛,由德江稳坪等地,相继传入沿河、印江等县,一时遍及黔东大部份乡村。”

神兵运动在全县掀起后,国民党当局惊恐万端,痛斥神兵为“神匪”,说:“神匪发生,打倒乡闾,反抗政府,地方糜烂,秩序荡然”。

 德江神兵起止的两年多时间里,前后经历了若干次大小战斗,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多次进剿,打击了敌伪县、区、乡保政权和地主豪绅势力,极大地震撼了反动当局的统治。1933年元月,龙桥(现德江县长堡镇龙桥村)一带的神兵,打垮了贵州军阀改编后的104师沈久成部及十多名当地的反动官吏。4月,稳坪和毛岭(现分属德江县稳坪镇、桶井乡)一带的神兵,攻打了稳坪区公所,区政权人员全部溃逃,神兵开仓济贫,分粮一万余斤。5月,全县各地神兵联合,2000多人围城,黔军蒋丕绪(即蒋在珍)部招安部队营长曾昭贵,率300余兵进剿。由于神兵勇猛冲杀,曾部力不胜抵,龟缩于玉溪小学内防御,被神兵围困3日。6月,各地神兵再次联合,约3000多人攻城,伪县长赵连福闻风丧胆,率众弃城逃跑,神兵占领县城,开仓济贫分粮10万余斤,拥立德江县城人梅天休任县长。 1934年元月,张羽勋率务川大坝场和德江的堕坪、石板、长丰、冷水、旋溪、高山一带的神兵,前往稳坪配合张羽耀领导的神兵,合攻稳坪区公所。正巧,国民党黔军黎刚率部进驻稳坪,神兵奋勇攻击,一举打败了手持洋枪洋炮之敌,死伤者达百余。黎部营长肖克明负隅顽抗,被神兵当场处决。黎刚钻进了稻草堆,侥幸保住了性命。

 德江神兵四起,大有震天撼地之势。国民党地方政府官员,怕死者弃城外逃,胆小者呈文飞报,顽固者即对神兵大肆污蔑造谣。

神兵占据县城,国民党军黎刚部在稳坪遭击,德江县长赵连福弃城外逃,德江情况告急。国军四十三军军长李小炎出任贵州省主席,立即派雷鸣九驻德。雷部委罗雨生任县长,勾结军阀敖云堂,反调北区神兵进城操演,企图伺机讨平,由于四处神兵蜂起,罗恐力不从心,于是密谋策划,利用天恩道首高登云,充任神兵区长去稳坪,声称:受县长委派,代表神兵利益。高网罗神兵领袖,说服自己亲友,将何祝山、张南阶、张尧阶、张羽安等历届区、乡、保长统统收入神坛。从此,广大神兵陷入迷阵。此时,凤(冈)敌史肇周派所属营长张连修率队来德,去稳坪笼络佛主张羽耀,借朝拜张姓怀远老祖——张义源之墓为幌子,与张羽耀拉家族,称兄弟,并施“调虎离山”计,劝张羽耀率兵攻打思南。张羽耀去思南,在碗水坝遭挫,只好率兵返德。其时,沙溪神兵首领——“玉皇大帝”、“何仙姑”,集中各地神兵3000多人进城,打败了盘踞县城的国军张连修部,杀死7人,活捉10余人。县长罗雨生未敢动怒,只好再次利用高登云出面调和,释放了被捉者,劝走了张羽耀;而后向张连修道歉赔礼,将张残部护送出境。然而罗雨生扑灭神兵之心不死,又派高登云再去稳坪“招呼”神兵。当高离德去稳坪后,罗即调兵遣将,用三个团的兵力,约时定点,兵分三路进攻稳坪神兵。由于神兵首领麻痹轻敌,中了奸计,加之敌我兵力、武器过分悬殊,神兵终归失利。大佛主张羽勋在激战中见势不利,首先掩护主力撤退,然后自己杀血路突围。后被20多个歹徒围困,经几番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英勇就义。神兵严重受挫,首领张羽勋壮烈牺牲,一时群龙无首,神兵们只好分散隐蔽在深山密林中,伺机出来“游击”。红军到达德江后,上千名神兵在张金殿等神兵首领的带领下,参加红军,成为一支不可轻视的革命力量,也为后来的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可以说,德江轰轰烈烈的神兵运动,充分反映了德江人民期盼建设一个公平、正义、民主、和平的社会形态,也客观地体现了德江人民不屈不饶的革命精神,同时,更明确地反映了德江适宜承接区域性革命中心的客观存在。

、枫香溪会议的召开和3区11乡革命政权的建立,标志着德江区域性中心的奠基。

1934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原红二军团)在军长贺龙、政治委员关向应和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夏曦的带领下战略转移至黔东,6月19日在枫香溪召开了著名的“湘鄂西中央分局枫香溪会议”(史称枫香溪会议)。自此,中国共产党在包括德江在内的黔东土地上领导人民开展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在贵州高原上建立起第一块红色革命根据地。黔东革命根据地,有效地滋养了长途征战疲惫已极的红三军,为红二、六军团的胜利会师提供了先决条件,有力策应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也为中国革命和建设积累了成功经验。

 枫香溪会议后,红军按照会议决定和精神首先于6月26日在枫香溪建立起了贵州高原上的第一个红色革命政权——枫香溪区革命委员会,随后在德江境内首先建立了3个区11个乡苏维埃政权,同时还组建了红军游击大队和德江独立团。之后不断蔓延和扩张,最终,在全根据地共建立了17个区100多个乡的革命政权。

 红军在德江境内开展的系列革命活动的目的只有一个,即打倒和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暴统治,建立穷苦人民的民主政权,让人民当家作主并过上平等、安定、富裕的生活。尽管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此期间,没有提出建立什么中心,但在枫香溪首先开始了革命行动,创建了首个革命政权,可以说实际上已经把枫香溪作为了当时革命斗争的中心。在这个局部执政时期,德江人民第一次享受到了革命所带来的胜利成果,第一次翻身作主,过上民主、平等的社会生活。

中共黔北工委德江建立更进一步巩固了德江区域性中心的地位

1946年初,中共贵州省委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中惨遭破坏,整个黔东北地区的革命斗争处于暗势。中共川东临委按照中央指示,派出时在重庆读书的德江籍进步青年先仲虞三次返回黔东北地区考察,意欲重新点燃黔东北地区的革命之火。1947年底,中共川东临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开展蒋管区农村游击战争的指示,成立中共黔北工委(习惯上亦称黔北特委)。由张立负责,归川东地下党领导。次年初,张立即派宋至平、先仲虞等第一批干部入黔,在德江平原秘密建立了中共黔北工委。中共黔北工委以德江为中心,领导和指挥黔东北的斗争。德江地下党先在黔北工委,后在省工委(恢复后)领导下开展活动,组织发动农民群众,开展“三抗”斗争,广泛开展统战工作,壮大革命队伍,多渠道筹集武器发展革命武装。

1948年初,宋志平、先仲虞等先后进入德江,并在先仲虞及其父兄的安排下,以教书、经商等职业为掩护,最初在平原十字关,后在营盘上开始了领导黔东北人民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的斗争。工委通过组织群众,开展“抗丁、抗粮、抗捐”和在群众中组织“同心会”、“齐心会”在学生中建立“民主青年同盟”等形式团结和发动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传播我党主张。

1948年8月以后,因联系人宋至平(黔北工委实际负责任人)被捕,德江地下党在与省工委联系中断的情况下,继续按照原黔北工委和省工委的指示、部署开展工作。根据斗争的需要,成立了由先仲虞任支部书记、刘学礼和林茂德为成员的中共黔北党支部(亦称特别支部),以支部为核心开展工作。9月,特别支部趁国民党四十九军征兵之机,组织一个新兵营开赴湄潭,打入国民党军,伺机“拖枪”。11月初,“拖枪”举事成功,工委以“拖枪”人员和所获武器为主体,建立了黔东北游击队,游击队利用各种形式开展打击国民党政权的斗争。后来,由黔东北游击队和各地游击队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在维持德江、思南、凤冈,务川等县的社会治安、协助接管以及筹集军粮,使二野三兵团十军顺利西进会战等方面都起了重大作用。

 黔北工委在黔东北地区活动期间,秘密以德江平原为中心,领导包括德江在内的湄潭、凤冈、正安、务川、道真、雷山、郎岱、晴隆、关岭、贵阳、盘县、思南、沿河、印江、石阡、江口、松桃等数十个县的人民开展反对和推翻国民党反动独裁统治的革命斗争,工作范围扩至黔东、黔南、黔西、黔中,乃至整个贵州,在省工委恢复前一定程度上代行了省工委职能。但终其目的仍只有一个:那就是建立一个真正为人民利益的革命政权,实现人民生活的改善和提高。

建设黔东区域性中心城市,是德江人民的共同期盼,也是数代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奋斗目标

 建设黔东北区域性中心城市,代表着全体德江人民的共同梦想与期盼,是德江人民的共同奋斗目标与追求,是德江人民利益的集中体现。这个梦想有其历史内涵,也有其不断变化和发展的历程。

 德江地处武陵山脉与娄山山脉交汇的结合部,位于贵州省东北部,铜仁市西部,东邻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东北直插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南与思南县毗邻、西与遵义市凤冈县接壤、北与遵义市务川县交界,形成了以德江为轴心的区域网络骨架,是连接铜仁市和遵义市的“桥头堡”,中心区位十分凸显。全县辖21个乡镇(办事处)354个行政村,国土面积2072平方公里,总人口53万,其中县城区面积10平方公里,人口17万。2010年6月,省政府省长办公会议明确把德江建设为黔东北铁路交通枢纽;2010年9月,省委9号文件明确,依托我省东北部重要交通干线和枢纽建设,把德江培育成为贵州东北部区域性交通枢纽城市2011年2月,省“十二五”规划,将德江列为全省开发建设的5个区域性重要中等城市之一。“十二五”至“十三五”期间将有“三高”(杭州至瑞丽、德江经沿河至重庆、德江至习水)“五铁”(昭通至黔江、兴义至黔江、贵阳至郑州、重庆至广州、遵义至吉首;)“一港口”( 乌江航运德江港)“一机场”(德江黔北机场)在德江落地建设,给德江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近年来德江按照“一城心”和“南连北拓、中改西扩”发展思路,以及产城共进、功能区分、协调统筹的发展战略,完成了远期100平方公里100万人口控制、中期50平方公里50万人规划、近期40平方公里30万人建设的第四轮城镇体系规划,在贵州省新一轮城镇体系规划中定为全省9个区域性中心城市之一来建设。

围绕发展定位,以现代山水园林城市建设理念,投资1.5亿元沿蜿蜒的玉溪河建成了500亩公园,规划建设了大犀山山体公园项目。如今,走进傩乡德江,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一条条大道宽敞整洁、一个个园区建设如火如荼、一项项民生工程加快推进,全县上下正齐心协力加快建设黔东北铁路交通枢纽和区域性中心城市。

按“产城一体化”发展理念,开工建设了城北70米大道,规划建设了城北工业园区、煎茶农产品加工园区和乌江黄金水道物流园区,入驻园区企业82家、投产70家,新增城镇就业8000人,间接转移农村劳动力超过12000人,启动了德江机场、火车枢纽站的开工建设,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和创建省级“511”中小企业示范园区奠定了基础。

以县级为单位实现全面小康,重点和难点在农村。德江先行先试探索了农村房产、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三权”抵押贷款模式,打破了“三农”发展资金瓶颈。为加快农村小康社会进程,围绕“五大农业特色产业带”规划布局,从县直部门抽调345名局股级干部挂任345个行政村“同步小康”工作组组长,在沙溪、合兴等6个乡镇分步集中连片实施“6个一万亩”工程,在全县新建无性系茶园4万亩、种植核桃7.5万亩、中药材2万亩、竹子2万亩、发展精品水果0.5万亩。力争用5年时间,实现10万农民向产业工人转变,5万农民走上特色农业致富道路。

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德江,有着悠久的历史,众多的人文景观,独特的傩戏,剽悍粗狂的土家炸龙等旅游资源。德江扶阳古城以其独特的规划建设理念和精湛的雕刻技艺,成为西南三省迄今为止保存最完整的隋唐时期县级建制所在地。为此,县委、县政府围绕“隋唐古邑·神韵傩乡”的旅游形象定位,投资1000万元将古城所在的朝阳村作为“武陵名村”来打造,建成连接风景胜地梵净山和历史文化名城遵义的旅游节点,带动辐射周边地区旅游服务业快速发展。

黔东北铁路交通枢纽和区域性中心城市这个目标奠定后,中共德江县委在广收民智、广集民意的基础上带领全县人民,抢抓机遇,奋力拼搏,大力实施项目推动战略,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台阶,人民生活一天一个面貌,区域性中心城市的目标变得更加务实和清晰。(作者中共德江县委党史研究室党海波)

 

 

 

责任编辑:李润

上一篇:德江县发展山地旅游的成效与启示
下一篇:德江县探索“特惠贷”破解脱贫攻坚“困惑”之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