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脚步声
2017-12-11 09:56:35   来源:德江网    作者:黄良效   点击:

有些声音,注定是要永远消失的。但又有哪一种声音是可以用“永远消失”这样绝对的词来衡量的呢?恐怕是没有的!在耳朵灵敏的时代,除了耳朵,我们不可能去隐瞒任何一种声音的存在。

说到声音,我想到了影子。只要有光的地方,再加上一个合适的角度,不管是直角还是斜角,也不管是静物还是移动的物体,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影子。例如一朵花,开或不开,它的影子似乎都一样,或许它的灵魂能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不管生在深山,还是被人专门供养着,至于有多少人欣赏,有多少人驻足观望,等它有一天完全从美丽的颜色中褪去之后,还有多少人留恋或记得它,一朵花枯荣的生命,影子这时候才是最能安慰它的。影子无色无味无形无骨,却可以还原所有的本真。所谓虽败犹荣,我照亮你的余生,你依旧美。例如一棵树,有高树有矮树,有大树有小树,有常青树有落叶树,有果树有景树,可谓“树”不胜数。它们同样有自己的影子,再茂盛的叶子,再多五颜六色的点缀,再多的果实挂着,通过光投射到地上的只是一团黑体。有时候,事物的本质会因灿烂的装饰而蒙蔽我们的双眼。再如河流,我没见过它的影子,反倒是蓝田白云的模样能真切的映射出来,以及所有的样子和颜色,都能往水里装。因为水是不会隐藏这些的,但不是所有的景物都能以这样的方式看到自己的真面目,能在水边生长的,都成了风景。

水流了千转百回,看似一程又一程的远去,实是刚柔之间,成就了世间无数的风景。

人也是有影子的。高矮胖瘦,真假美丑,心善心恶,影子可以一视同仁。从出生到死亡,我们便有了声音,从学会走路,我们便有了自己的脚步声。人所拥有的一切,不过过眼云烟,离开了这个世界,连影子都没了,终究还得回到坟墓一点。不可否认的是:虽然人类有思想,有灵魂,有上天入海行走无疆的本领,但我们的影子存在的日子并不比不会移动的树木的宿命长;我们有过的脚步声也并不比一条河的归宿长。

看吧!世间有千年的树,没有千年的人;有滔滔不绝的流水,却没有一个可以绵延不断的脚步声。例如村庄,包括故乡的村庄,多少物是人非?山还是山,路还是路,只是人啊,一代又一代的远去。还有正在向“老”过渡的父亲母亲们。

故乡的人,老去的终将老去。新生的在成长,几十年后也终究老去,谁都赢不了谁。

记得儿时,那时的老人很多,经常几十个的聚在寨子上的商店边谈天说地,总是很热闹,而现在啊,年轻人都出了乡,奔波在外。还能在一起说话的老人,越来越少。一月两月,总能听到谁又去世了的消息。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老人们身边的同伴们一个个远去时,他们又何常不知道上天留给自己的日子还有多少?

年轻的人们啊,我们应该也有义务尊重、善待那些在数日子看风景的人。

我不由常想:

那些远去的脚步声啊

是否也把影子和余生

赋予给了心中的那棵树,因为这样

落叶归根的不远处,就是春暖花开。

责任编辑:李润

上一篇:我的多彩课堂
下一篇:劝君不做旁观者,奋发有为正当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