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黔北工委旧址散记
2018-01-16 17:22:42   来源:德江网    作者:张贤春   点击:

本家朋友向我索要县摄协吴国安主席拍摄德江县城夜景一角的原图,用于2017年12月23日纪念中共黔北工委成立七十周年邀请函,说届时也给我发一份来。我开玩笑说:“不要乱表态哟,到时兑不了现,得罪人哟。”

2015年前往平原镇采风时,写过一篇《我在平原那些事儿》,尽管此后每年也在穿越平原,但都是大同小异的私事,也就没有撰写续篇的想法。如果能前往位于平原镇杉园社区营盘的中共黔北工委旧址参加纪念活动,其新建的陈列馆有可能激发我涂鸦新文的激情。

结果与我猜测的一样,如果给我这种级别的退休人员送发邀请函,得加印十倍以上请柬,还得到县外借客车。

25日下午,县诗词楹联学会的诗友想去工委旧址看看,作为会长的我,打电话给县政府党组成员、平原镇党委书记张琴,请她给我们联系一辆往返平原的中巴车,费用我们出。她说“约好时间、地点,明天来接你们”,不久发来了师傅的联系电话。她的一个“接”字,让这些老年诗友感动得连声说“谢谢”,对她次日会后陪同参观情侣峰、楠木群,与百岁老人拉手叙家常,更是称赞“这个姑娘谦和”。

次日一早出发,途经复兴镇明溪时,我们下车,前往“先仲虞旧居”参观。修缮的旧居,院墙重垒,龙门复建,匾额为隶书金色“先仲虞旧居”;院内铺就青石板,房屋为四列三间瓦房,柱头、板枋漆黑,板壁、窗棂刷红,大门匾额依然是“先仲虞旧居”,重复了,如是“钟灵毓秀”之类就更好了。

因“铁将军把门”,未能进到里屋参观,但从窗门窄缝间,也可大体望见里面的陈设。堂屋香龛前放有大方桌和条凳,右边是厨房,放置有常用炊具,包括灶孔上充分利用火舌烧水的鼎罐;左边,里屋是卧室,外间是办公地,桌上放有陈旧的纸笔和书册,墙上挂有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肖像。

大门前的五步石阶两旁,摆有两钵铁树,右边铁树旁的展板,是先仲虞的半身像和简介。1923年5月,先仲虞出生于此地,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化名黄涛。1943年起,受地下党影响,在贵阳、湄潭、重庆读书时,参加进步学生运动,组织进步青年参与革命活动,比如组织发动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大游行。利用寒假回黔北各县进行社会调查,鼓励青年参加革命。1947年12月,中共黔北工委成立,张立任书记,宋至平负责日常工作。先仲虞任联络员,其职责是筹集经费、组织武装、保卫工委安全、安置和护送外来干部。次年1月,他随宋至平到达德江开展地下工作,先后任德江地下党负责人、黔北游击队副司令员、黔东北游击队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司令员。率黔东北游击队解放了德江县城。解放后,先后任思南县首任县长,省立思南中学校长,中共西南局宣传部秘书,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馆筹建办公室主任,体育报社办公室副主任、主任,政治处主任,人民体育出版社总编室副主任等职。

地方党史资料刊载,1983年11月,先仲虞重返黔东北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拜访战友、乡亲和地方领导。2006年,笔者因参编德江县志,多次在电话中与他联系,也给他寄了一些反映县情的书籍,他收到后电话致谢。可以用“思路敏捷、声如洪钟”来形容他。

2012年6月,他偕同妻子、原国家体委副主任张彩珍回到德江,对城乡进行考察,我在县城陪同他们参观了人民公园和他的母校玉溪小学(今德江一小)。出乎想象,一位年达九旬的老人,不但身材魁伟,脸色红润,而且精神矍铄,步履稳健。这次来德江参加纪念活动,年进九十五的他,人稍显苍老了些,但身板依然硬朗,声音依旧洪亮。我对朋友说,我这种身体,“诞辰”到他这个年岁,可能投胎转世都是年轻小伙儿了。

先仲虞在工委尽管任的只是联络员,但对工委立足德江,以德江为中心向贵州各地辐射开展工作,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如果没有他介绍,宋至平不可能先后在平原十字关、营盘以教书为掩护开展工作;如果没有他的争取,父兄支持革命、地方官吏同情革命、绿林朋友参加革命、还乡军人拥护革命,在德江或许就是一句空话;工委工作和武器的采购经费就难以筹集,工委和地下工作者的安全就无法保障,安置和护送外来干部就得另辟蹊径。在宋至平调往贵阳工作后,他牵头成立中共黔北特别支部并任书记,也是一个党员勇于担当的表现;组建游击武装,开展武装斗争,更是一个党员自觉革命、矢志革命的本能反映。

县里为先仲虞修缮旧居,我想是对其功绩的认可,也是秉承先辈精神,激励后人加快建设德江的需要,也为文化自信增加了一个载体。窃以为,此类善举还可多用于一些已经“盖棺定论”的境内名人,如此,势必为沉淀历史文化底蕴,增强民族凝聚力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中共黔北工委旧址位于平原镇集镇的营盘上。营盘因清末咸丰同治年间黄号军所建营盘而得名,现存遗迹,包括环山顶的磊石围墙,墙基废墟,碓窝,粮窖、水井、石磨。围墙用料多为本地乱石,原墙采用古法堆砌,未使用粘接料,至今仍非常坚固。围墙卡门的两侧设置有瞭望口及枪孔。

到达营盘山前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巨石上,用毛体阴刻的“中共黔北工委旧址”八个金色大字。青石板铺就的入口广场上,三面边沿,是数个花坛夹道;中间有四块花圃,簇拥形似国徽的图案,中心是花木组成的党徽。山脚下,是新建两层木楼的“中共黔北工委陈列馆”。面对陈列馆,右边是旅游厕所和停车场,左旁是直上营盘山顶的石阶。石阶宽约两米,原生条石铺成。沿近六十米的石阶走上山顶,可见维修后的燎原洞、三挑井、旧址石屋,新建的爱国主义教育楼、学堂和平原馆、乡愁苑、民居。这些建筑,都在修整后的围墙内。围墙高近三米,宽达两米,总长约两百六十米,设有东西南北四门,除南门已无门洞外,其余三门仍保留有修整后的门洞。门洞外,都有石梯小道连接山下。围墙内外,长满了竹林、树木、花草。

工委旧址占地近两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超九百平方米的规模,超过了我的想象。

10月20日下午,应县文广局局长冯国涛邀请,参加工委陈列馆布展评审时,想象是修建一栋两层木楼的陈列馆,第一层是工委相关活动的内容、人物简介、武器等的陈列,第二层是爱国主义教育展版。建筑面积大概两百来平方米吧。胸无成竹,也不想过多了解,也就没有询问,但布展方提供的评审资料,我不得不在会上发言指出其错乱,请他们充分运用好县党史研究室编辑的《中共黔北工委斗争史》等书籍。也建议少用当前宣传使用的政治、政策内容,重在还原历史,那样才不易时过境迁。

事隔一月,11月19日下午,再次应冯国涛邀请参加布展评审。我只能说,布展方改进了,但形如登山,还在半山徘徊:错漏不少,提法时有不符,结构不太匀称,逻辑也有混乱。我一一指出了我认为存在的问题。

走进陈列馆大门,对面一壁红绒布上,系着金色的党徽,党徽下是两排金色的大字:不忘初心,牢记历史。下面三面花木环拥的白边红色底座上,是金色的“中共黔北工委陈列馆”。我觉得这样设计美观大方,主题也突出。当初这里拟竖一幅大型油画,被我首先否定了。

这幅画的背景是蓝天白云,往下是青山,山下是书院,书院里一老师正在传授革命道理。院内前面坐着学生,后边是站着的群众,院内人满,石墙外,有驻足观望的群众,围墙根开着大簇鲜花。我指出这幅画过于现代,工委是一个地下组织,工作应该比较隐蔽。而这场景有点像开群众大会了。至于书院左边不远处屋檐下悬挂的 “德江县平原中药材批发” 牌匾,不但画蛇添足,与现实也背道而驰,将“批发”改为“收购”才切合实际。

对方再次解释其画的寓意,表示将根据大家的意见修改。我说这画已经没有修改基础,只有重新创作,比如桐油灯映照下,地下工作者在屋内发动群众之类的场景。如果来不及创作,宁缺勿滥,先让这个地方空着。

与会不少人赞同我的建议,主持会议的县委副书记陈廷相、丁凤鸣认可我的看法。针对存在的问题,决定由我重新起草前言、电视片演说词、现实展望和结束语。

11月22日0:12,我将指定的内容发给了布展方,并建议他们根据演说词顺序,将工委“主要革命活动及历史影响”中,“恢复、新建和联系党组织”后发动群众、武装斗争、学生运动、开展统战的顺序,调整为广泛开展统战、深入发动群众、坚持武装斗争,这样才符合层层推开工作的实际。

还好,经过县党研室、文广局反复校对签字认可,包括以上内容和展出的工委创建背景、主要负责人简介、历史启示、烈士墙、大事记等,参观中没有发现错误。布展方在陈列馆的布展,内容丰富,总体也还协调、美观。

有人问我对工委的情况怎么这么熟悉,我答我也是现炒现卖。之前县党研室主任罗仕进先后送《中共黔北工委斗争史》《纪念中共黔北工委成立7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给我征求意见,本可“无意见”的,但还是从头认真读到尾,并一一注明了修改建议。目的是既使自己趁机了解这段历史,为正在创作涉及这段历史的小说不开“黄腔”,也算对朋友所托交了差。至于发言中的“内行”,纯属偶然参加,意外收获。

这一点我还作为经验介绍给在岗的朋友:如此,可以迅速冒充“内行”。

爱国主义教育楼,为单层框架结构,建筑风貌为土家民居风格,主要功能是集会、观影、展出。参观时,有诗友说,这些板块做得好看,涉及德江爱国主义教育有关的内容,基本上说清楚了;所陈列有关德江红色革命的书籍,也很有价值。我也认为这个楼做得较为成功,在此也趁机表扬下自己。

室内播放的《黔山烽火》电视片,我曾应邀参加过样片审查,制作方以演员演出、采访原声、影视资料插入等方式,对工委的斗争历程进行了情景再现,画面美感较强,解说音质圆润、浑厚。看完,对工委的始终能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也因此认为,陈列馆布展方用演说词制作那电视片,质量不高,且有些多余。观看《黔山烽火》正片时,发现吸收了我提出的大多数修改意见,比如删减郎岱暴动中原声介绍县长钱文慰成功逃脱并组织保警队反抗的内容。但也有别个内容没有增删,比如在三十三岁宋至平“英勇就义”前加“宁死不屈”,与之前比起来,这是省工委、黔北工委没有遭到破坏的重要原因之一。还有让人产生歧义的文学语言还是保留了。这或许是不好加剪已经配好音的原故。

第二次评审时,布展方播放的爱国主义教育展板内容,除了领袖语录,其余是十九大报告摘要。我说这是不当的,一是十九大报告我们随时都可读到,不管是纸质的,还是网络上;二是具有地方特色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没有机会在这里集中展示。对方解释,是县委宣传部之前提供的内容不多也不系统,有些还过时了。宣传部副部长冉红琼解释,提供的内容是否可行,更换什么内容,对方一直没有反馈、联系、协商。我不知该相信谁,接下来的际遇,我认为对方的做法不当。
最后,陈廷相用“人家说我们德江人没有文化,这样做确实是”,否决了布展方提供展板的内容,要求由宣传部重新提供。我向冉红琼推荐县文联副主席张运典来做。她说,前两天安排他的任务还没有做完。她刚改行到宣传部,也不太熟悉,次日又将去市里学习几天,我只好对她说,我来做。
我主动承担的底气,是我知道这里展出的内容,应该以介绍县内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主,加德江发展的现状和展望。前者,我手中有基本编辑成书的《德江文化辞典》,有曾经日积月累的部分图片;后者,可“抄”县里十二次党代会报告,再加张运典提供的撤县设市解说词,“点赞德江”获奖图片。

为了不耽误布展方制作,夜以继日搜编,内容包括历史选择德江、枫香溪决策、新滩惨案、中共黔北工委、德江县烈士陵园、洞佛寺烈士陵园、煎茶烈士陵园、缅怀先烈、砥砺奋进铸辉煌、凝心聚力谱新篇等,可制成十四块展板,经陈廷相、丁凤鸣审定后,11月23日16:44发了过去,并提示,根据县领导要求,也为了少发生差错,请将小样交我们校对。之前口头交待时,也举例说,如此,是因为文字工作,谁也不敢保证不出错,《人民日报》也有将标题上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打错又没有校对出来的疏忽。我在德江报社时,也曾将“人民代表”改成“人大代表”,报纸印出来却是“人大熊猫代表”的失误。对方也承诺:“张老师,文件已经收到,小样出来后尽快送予你复核。”等到12月7日上午,没有见到小样,问冉红琼,是不是宣传部已经校对,她说没有看到,以为我已经校对了。她问对方,对方说已经制作好了,明天就运过来,不能改了。我请她马上转告对方,如果不将小样交来校对,即使拉来了也不能展出。如果对方不听劝告,可请陈书记、丁书记告知他们。

12月7日14:49,冉红琼从邮件中转来对方制作的小样,我所做的十四块中,有十三块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有的是我编写时错漏,比如有的“文物保护单位”前面缺“重点”两字;有的则是公司想当然删减了,比如图片说明“2017年11月3日晚,县委书记商友江带领县委常委赴枫香溪会议会址重温入党誓词”,只剩下了“县委常委重温入党誓词”。17:04,将修改拍照的小样通过邮箱发给了对方。并留言:“请以此为据修改,修改完毕后请将修改后的小样发冉部长再校对一遍后制作。切记!”

晚上应对方要求,校改了他们编选内容的四块展板小样,除了领袖语录,其余三块都有误。有的还错得离谱。比如,“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新思想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缺了“习近平新时代”,而“新目标”的内容,则因“陈旧”全部替换了。20:06将修改的小样发了过去。

坐在微机前等待他们将修改后的小样发过来再校,20:15接到冉红琼转来对方修改的小样,打开一看,还是我发过去的原样。对方说发错了,另发。等到23:14,她来电话告知,那边说明天再发。睡到凌晨5时,看到手机上有邮件提示,急忙穿衣起床打开电脑,一看,没有新邮件,是手机上昨晚的提示没有消除,只好睡“回笼觉”。

8日8:54,收到修改后的小样,还有五块有问题,比如他们之前制作的“我们将十九大中最重要的创新点总结于此”,我已将“总结”改为“辑录”,反馈回来的是“摘录”。展板的实际内容,是经过编选了的,不是在原文上“摘录”,更不可能有水平去“总结”。

我至今也想不通的是,对方为什么要赶这“捷径”,如果像老师要求学生写作文那样,不行重写,再不行重来,这就是为难了,情有可原。现实是由我们自己提供自己校对呀,且耽误的时间是以小时计。更为不可理解的,在不知情的人面前说,这个领导出来要这样做,那个领导出来要那样改,无所适从。对冉红琼人机分离十来分钟没有接到电话,随后回拨了过去却没有接也不回的事,也对别人说成是她“不接电话”。

一不小心就唠叨了这么多。读者如果感到日近西山的张某人是在自我表功,是可以的;如果认为批评了布展方,那也行;如果觉得是为了少使德江在来自县内外的参观者面前“丢脸”,也对;当然,如果我们能从中吸取点经验教训,比如布展方提出板块策划,县里组织“土专家”论证并选编内容,领导审定,部门校签小样,那更好。

纪念活动前夕,县文联组织县内书法家前往工委旧址,书写书法作品。我不知悬挂在什么地方,想了下也就没有再想了。走进学堂,才知悬挂在这里,也才知这里曾经确有学堂。

学堂由当地乡绅筹建于1937年,原名“平原私熟”,后废除私塾改建“国民小学”,几经变更,异地建成“平原中学”。现在原址复建的学堂,建筑面积一百六十多平方米,六列五间都是单层框架结构,放着六张从农家收购的大方桌,桌上摆放有古书、笔墨和算盘,以及桌旁的长凳、椅子,这些桌椅、讲坛设施,依照的是国民小学时期陈设,再现了新中国成立前夕,平原学童接受新式教育的情景。

学堂四周空荡荡的板壁,如果没有这些书法,仅是那孔子先师像和对联,将失色不少。但感觉这些书法过少,而且录的都是名人名诗名言,于是对诗友们说,大家不是要感谢平原镇的领导吗,谢礼最好是每人写点诗,词也行,对联也可,写后交他们挑选,再送书法家书写,像悬挂在陈列馆、原黔东北纵队副政委林茂德写的《血汗铸伟绩》那样,装裱悬挂在这里。同时也向一路陪同解说、长期致力于平原旅游文化“红娘”的镇组织委员牟连权建议,可放置笔墨纸张在学堂,有名家、领导前来参观时,请他们留下墨宝。这样,可以营造文化氛围,沉淀文化底蕴,增强文化吸引力。
学堂的复建,不但尊重了当年宋至平在这里以教书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的旁证,也增添了这里的文化景观,同时她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就是唤起乡愁。同时能唤起乡愁的,还有学堂背后的乡愁苑和民居。

这两栋乡愁苑和民居,依山顶而建,面朝旷野,由堂屋、主房、偏房、粮仓、厨房等组成,呈长条分布,有石阶阳,石梯步,占地一百三十来平方米。都是四列三间土家民居建筑风格。都有灶头、甑子、桌子、板凳、石水缸、木碗架等厨房用具,有床铺、木箱、簸箕、筛子、大木桶、大木柜等生活用品,有铧口、锄头、斛斗、箩篼、晒席、斗篷等生产工具,还有推刨、锯子、钻花等木工器械……看着这些渐行渐远的老物件,每一件都激起我曾经的一段记忆,大概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乡愁吧。下一代不会再用这些物件了,但可让他们从这些物件里,了解祖辈的聪明才智,体会祖辈生产的艰辛,缅怀祖辈生活的淳朴,珍惜如今拥有的幸福,更好地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

建设者“插队”,在民居用大间屋子建成“平原馆”,张贴、悬挂文图,集中展示平原镇的旅游文化,比如金丝古楠群,万世情侣峰,千年银杏王……只是在内容丰富和作品精美上还可“借力”进一步。

师友们看了情侣峰的照片,问牟连权,情侣峰在哪里,很想去看看,还想看看古楠木群。

在镇里吃午饭时,水车社区支书张著芬站在张琴身后对我开玩笑说:“我们张琴书记,被这黔北工委磨成农村姑娘了。”我笑答:“像嫁人那样,遇到了,哪个喊她运气好到这里来当书记呢?”

不独只她,磨成像农村姑娘或者说像农村妇女的,还有冯国涛。先是陈廷相要求她吃住在平原,十天内书记县长喊她都不准回来。不久,我在文友的朋友圈中看到,她那鞋帮擦毛泛白的水胶鞋,鞋底鞋帮闹“分家”,已经分开近半。我留言:“我这里有万能胶,免费粘贴。”文友答:“已经进黔北垃圾陈列馆了。”十天后,带孙子闲逛时,在香树路见到从中巴车上下来的她,满脸疲惫,头发成了缕缕,说是回来换衣服后再去。

我还知道县文物局副局长党德军,被陈廷相安排进驻工地“按图监工”,已经一月有余。

在县城开会用车送我回家的镇长陈用,谈起工委旧址建设时说,辛苦还是次要的,头大的是施工过程中的反复。比如工委旧石房的拆迁,当初审查规划设计时可能没有注意,规划设计是拆除已是危房的旧石头房,新建木房并作管理用房,移走原有文物碑,新竖正名的文物碑。待拆除后,才发现这不符合文物法规,只得修旧如旧恢复石头房。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从策划到完成项目的可研报告编制与审批,地形的勘察与规划,规划的评审与单体建筑设计,项目的征地、拆迁、平场、清理与通路、通电、用水,从陈列馆、旧址楼、爱国主义教育楼、平原馆、民居楼等的新建,到步梯的安装与广场的铺设……其规模之大,境内是没有同类的。在不足半年时间里,需要多少人的艰辛劳动和慎密思考,“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我,只能靠想象,也仅从参与很少文字搜编校审的往返,感同身受。但要将这里建设成为集文化博览、休闲娱乐、旅游度假等功能为一体的工委旧址大景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加强管理。

我们到达旧址后,开门人是现喊来的,解说是临时的,曾被县领导笑批是“乌鸦嘴”的我,心里也总是往坏处想,房中设备容易被盗,木房难免因电线短路或丢弃烟头失火,有人想破坏也可来去自如……如果没有专人或专门的机构来管理,一切皆有可能。这管理,不但包括卫生,也包括建筑物的维护;不但包括导游讲解,还包括资料和物品的收集补充,甚至更换一些对工委旧址介绍不太准确或有误的牌匾。

其次是正名。

参观中,诗友们不停地询问,从山脚到山顶,写的都是黔北工委旧址,而1985年列为县级重点文物的石碑却是“黔北特委旧址”,2015年市政府公布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名称依然。我只有不停地解释:川东临委1947年12月批准成立的黔北工委,是地下党组织,是解放后自然撤销的,没有,也不会因为张立任贵州省工委书记、宋至平调省工委工作而消失,就如当年党的主要负责人向忠发被捕变节被杀也不影响党中央的存在一样。黔北特委自始至终未在这里存在过,可能当初记忆有误,或是将成立的黔北特别支部委员会理解为特委了。2017年4月20日,县党研室已请示市党党研室,批复同意将“中共黔北特委旧址”更正为“中共黔北工委旧址”。县文物部门上报市政府批复在前,也就未来得及按程序报批更正。如不申请更正,显然,会给众多不知情的参观者造成文图介绍与实物记录不一致的混乱,今后申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还得续用前名,那样再更正就更麻烦了。申请如获批准后,将特委文物碑移存到相关房间,在原处新竖工委重点文物保护碑。

再次是创建品牌。

我以为,就其规模而言,工委旧址具备了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硬件;就其价值而言,在中共贵州省工委遭破坏没有恢复的情况下,黔北工委的成立和积极开展工作,有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就文化差异而言,这在铜仁乃至贵州也是独一无二的;就文化旅游组合而言,半小时车程内,就有奇幻竹子洞、远古天门洞、旖旎井溪沟、千年银杏树、万世情侣峰、万亩白茶园等景点,而金丝楠木群、千亩油菜花、长寿五龟山等景观,就在工委旧址山脚四周。此外还有德江唯一的全国文明村镇品牌。创建工委旧址大景区的内在条件是具备的。

最后是多形式擦亮名片。

每个文化旅游景观或景区打造成功需要以下条件:有较好的基础,具有文化差异性,行政官员的胸怀,插上文化的翅膀。前两项前面已经谈及,后两项需要各级相关官员持续的努力,以工委旧址为中心,搞好旅游规划;以德江县楠杆、煎茶和凤冈县花坪互通为节点,建设北、东、南快速通道;近以新闻舆论宣传,中取群众文化性活动,远用文艺作品,让中共黔北工委旧址这张红色名片更丰满,更闪光。

2018.1  上旬 香树园

张贤春,1963年生,德江县合兴镇人。著有长篇小说《猪朝前拱》(再版名《青龙坝》)等作品集6部,获有贵州省少数民族文学“金贵奖”、第二届专业文艺特等奖项。

 

责任编辑:李润

上一篇:德江在哪里
下一篇:《足迹》--记电力工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