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至,盼归人
2018-01-23 15:27:09   来源:德江网    作者:何曼   点击:

前几天,新华社一篇《腊月至,欲还乡》点击量超过十万,触动了无数在外游子的心。今天,我们换个角度,说说“腊月至,盼归人。”

有个词叫“寒冬腊月”,又冷又暖——冷是温度低,着实冷;暖是家人齐,人心暖。

小时候,特别喜欢腊月,腊月一到,过年就不远了。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腊月可以吃好吃的,穿好看的,收好多红包;腊月间,大人们也宽容起来,稍微调皮点儿也不会挨骂;一进腊月,伯娘婶子们就着手准备年货——“弹米花”、“擦酥食儿”、“舂米子”等等,寨子上的人家户陆陆续续开始杀年猪,可以连着吃许久“泡汤肉”;那个时候,从腊月初三就开始赶“过年场”,一直赶到腊月二十八,尤记得人特别多,特别挤,每年赶完“过年场”都嚷嚷着“我以后再也不赶过年场了!”但是下一年依旧热情不减。

长大后,依然喜欢腊月,却不再只热衷于好吃的、好穿的、熙熙攘攘的“过年场”;而是,我们或为追逐理想、或迫于生计远走他乡,经历过常年在外漂泊后,深知腊月可谓是“家团圆,人团聚”的特定时段,它承载的是游子归乡的决心:“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如果说家是港湾,那么对于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腊月则是通往港湾的“特定通道”。

如果我今年依旧在外求学,那我肯定对那篇“腊月至,欲还乡”格外感同身受。但我回家工作了,母亲在外,角色对调后,才发现在家守候的人期待腊月,期盼过年的程度较之在外游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进腊月,就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多久,母亲和弟弟就该回来了。我甚至比以往更期待过年,更希望见到他们。

腊月至,头发花白的父母双亲盼着在外打拼的儿女早日归家。父母的爱总是深沉的,或许嘴上不说,电话里不表达,但他们可能时常倚门而望,期待孩子们能突然哪天出现在视线里。有句话是:“长大后的孩子就成了家里的客人。”他们也深谙此理,所以对孩子的想念全部积聚在心里,只盼着腊月这个特定时段,能见到自己思念已久的人。

腊月至,留守在家的孩童在期盼着爸爸妈妈能回到自己身边,我曾经问过寨上好几个留守的孩子:“你想爸爸妈妈吗?”他们几乎都回答道:“等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回来了。”迫于生计不得已外出务工的大人们,可能会忽略孩子父母亲情的缺失,这些孩子也许不会表达,但在他们眼里,“过年=见到爸爸妈妈”,他们或许比我小时候更期盼过年,对于他门来说,过年不仅意味着好吃的、好穿的、好玩儿的,还有本不该缺席的父爱母爱。

    腊月至,不仅人欲归;且有人,在盼归人。(何曼)

责任编辑:张辉

上一篇:乌江百里画廊
下一篇:雪中行赞抗冰抢险电力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