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红晌午
2018-07-23 09:48:19   来源:德江网    点击:

“热红晌午”,是老家对炎热夏季中午的称呼。炎热的夏季,晌午是一天中气温最高最热的时候,路面上洒的水,顷刻间便化为无形,蒸发得无影无踪。连阿猫阿狗都躲在阴凉下或躲在家里不敢出去。阿狗更是热得不停地伸着舌头,好像出不上气来。

晌午,仿佛就是用来睡觉的,老家人叫做“歇晌”。   

中午吃过饭之后,坐在电风扇前凉快一会儿就该午休了,中午美美地睡一觉,下午才有足够的精神去工作和学习。“歇晌”是老家人的习惯,我至今依旧保留着这一“传统”。炎热的夏季,如果中午不睡一会儿,整个下午都会迷迷糊糊,没有精神。读书的时候,宿舍里的同学一中午不是玩这样就是玩那样(其实当时没有什么,只不过是睡不好觉来打发时间),刚开始我还钦佩他们如此有精神和耐力,中午都不用睡觉。结果下午上课的时候,在课堂上一个个趴在桌子上蒙头大睡。   

小时候家在乡下,夏天的时候,每天上午我就跑到自家的菜园里,将黄瓜、海茄(西红柿)摘下来,回去放到刚打上来的深井水里泡着,以备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以爽爽地吃上凉凉的蔬菜。吃饭时就上一根清凉的黄瓜或者一个大大的西红柿,别提有多爽了!而现在吃什么都感觉没有儿时的味道了。小时候自家种的海茄又大又红,一咬开,一股酸甜的清香扑面而来,而现在,吃着菜市场买来的海茄,味道差大了。  

小的时候贪玩,有时候到了中午还玩得不想回家,妈妈们就都各自出来喊自己的孩子回家吃饭、睡觉,担心我们大中午不睡觉会中暑。感觉热得不行,便走到院子里用脸盆舀一盆刚打的深井水从头浇下,顿时透心凉,浑身神清气爽!或者将早已在井水里泡好的西瓜拿出来给自己降温,又甜又脆又清凉的西瓜吃起来别提多美了。   

那时候,根本没有电风扇来消夏避暑,井水、西瓜才是真正消夏避暑的“神器”。与现在不同,现在住在装有空调的房间里,凉爽无比,再也不用井水和西瓜来给自己降温了,却感觉少了那时特有的欢乐与情趣。那时的生活,身体燥热内心却踏实和安静,物质简单精神却充盈,一件小事就可以让人很愉悦很满足,很容易体会和感知到幸福。现在物质日渐丰富,住在凉爽的空调房里再也不担心炎炎夏日汗流浃背,身体凉爽了内心却躁动不安,有时内心莫名地空虚,甚至,惶惶不可终日。   

清明节的时候回老家上坟,路过小时候住的地方,看到曾经繁华热闹的街道如今人烟稀少、破败不堪。曾经气派得将近半个世纪历史的供销社建筑也已光彩不再、破败衰落,只有上方斑驳的“为人民服务”几个字还固执地坚守在那里,不愿接受岁月无情地变迁。  

小时候的热红晌午很热很难耐,却留给我一件件一段段一幕幕难忘的回忆! (李朝辉)

责任编辑:李润

上一篇:送爷爷回家
下一篇:难忘军旅岁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