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风景

2021-08-04 11:37:10    作者:安 琳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2015年初夏周末的清晨,我跟好友娇相约在步行街,跟众多的文友一起,结伴而行,前往边陲小镇——平原镇踏青采风。

初夏的天气还有丝丝凉意,阵阵微风吹来,像杨柳叶拂过脸庞。我们一行20余人,叽叽喳喳在路上走,不时停下来,按动照相机的快门。欢笑声,惊走一群小鸟……

一望无际的一片稻田里,油菜荚已经由淡青色转成淡黄色,鼓起圆鼓鼓的肚子,宛如即将分娩的孕妇。田野里有勤劳的乡亲在弯腰劳作,他们左手紧紧拽住油菜根部,右手握紧镰刀,一颗一颗朝前割,在田里铺成一抱一抱的,像一片一片的麦浪,像一床宽大温暖的棉被。

这一幕幕繁忙的景象,在我们眼里,是周末清晨早起意外的惊喜;在农民眼里,是辛勤耕耘以后收获的喜悦。

远古的村落——传统记忆的回归

细雨霏霏,我们踏着润湿的泥土路漫步,前往平原镇杉园村,距离镇政府所在地1公里。

这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全村有872户3052人,土家族占了70%。土家族是中华大家庭中一个历史悠久、文化较发达的少数民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土家人民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了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

跨过一座石拱桥,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面,有一个天然的游乐场。水泥硬化的地面上,安装着一些健身器材。同行的朋友欢呼着,有的坐在摇摇椅上一前一后地摇动,有两个人坐上了跷跷板,上下飞舞。有的玩起了梅花桩,有的玩起了双单杠。

一株株枝繁叶茂的古树,巍峨挺拔,昂首云天,树冠相叠,枝柯交错,浓绿如云,给整个山寨添描上一层神秘深幽,如梦如幻的色彩。

有几株特别大的参天古树用砖砌起的墙围起来,枝干盘根错节,虬曲苍劲。这里绿树成荫,古树成群。其中,上千年的金丝楠木有14棵,五百年的金丝楠木有3棵。最大的金丝楠木要4个人才能合抱,直径约3米。还有上千年的柏树22棵。它们经历了千年的风风雨雨,目睹了人类从愚昧走向文明的整个过程,目睹了世间的腥风血雨悲欢离合,仍然是那么苍翠挺拔,充满生机。

人类之于古树,不过是匆匆的过客而已。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这样,来了又离开。只有这些树,一直站在这里,永远站在这里,迎接雪雨风霜,迎接日月阳光。

我站在这些古树前面,看着斑驳的树皮,裸露出的枝干布满了岁月的皱纹,像石雕一样,心情突然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茫然。

短暂的休恬留影之后,我们跟着村主任继续前行。

村庄依山而居,白鹤成群,上个世纪修建的青瓦木屋在郁郁葱葱的果树中间错落有致,若隐若现。树群边一望无际的稻田,构成了完美的风景,千年的“倒勾藤”,如龙一般遒劲盘旋着巨柏,一股清泉从石缝中涌出,顿时灵气逼人。树荫下,木门吱呀吱呀的开启,猪在栏圈“哼哼哼”,公鸡欢快地叫着“咯咯咯”,小狗摇着尾巴“旺旺旺……”,牧童吹着口哨,牵着牛慢悠悠地往山上走,已经有袅袅炊烟升起。小路边一片片竹叶婆娑摇曳着她多情的手臂,我们在中间穿行,心情无比舒畅。

踩着青石板,来到一户院落,一位矮小清瘦的老太太应声走出来,站在低矮的小木屋前面,神态自若看着我们。村主任介绍这位老人出生于1912年,今年103岁。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职临时大总统,改国号为中华民国;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结束长达8年之久的战争;1949年,新中国成立;1959年,九死一生的饥饿年代。1966年开始的10年浩劫。动荡的岁月,外国列强的欺凌,国家的支离破碎,饥寒交迫的生活,人民生命如草芥。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紧系在一起,人们苟且偷生,能够活下来已经是非常非常幸运了,还敢苛求什么?

她从远古走来,度过了灾难深重的艰苦岁月,迎来了幸福的生活,从黑暗的旧社会,走到新中国,她亲身经历了我们国家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贫穷落后改造建设发展成了屹立在世界东方的繁荣昌盛社会主义新中国,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她安葬了早逝的丈夫,又给公公婆婆养老送终。养育了两个儿子,让他们组建家庭。后来一个儿子早逝,媳妇抛下孩子也不知去向,她又带大两个孙子。她承载了一个家庭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如今,她站在我们面前,神情坦然。脸上的皱纹如刀刻一般,看不出悲喜。

现在,她随着唯一的一个儿媳妇生活,身体健康,耳不聋眼不花,最大的重孙10岁。还能够煮饭炒菜,打理菜园子,打扫房前屋后的卫生。  

小院旁边的李子树上,郁郁葱葱的树叶包裹着一颗颗青涩的果子。我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踮起脚尖抚摸着嫩绿的树叶,任水珠一滴一滴落在我身上。

这一切的一切,充满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我的心中,慢慢升腾起一种力量,皱皱巴巴的心情渐渐舒缓下来。

这段时间我一遍遍在店铺徜徉溜达,不厌其烦试穿店长推荐的裙子,衣服,鞋子,打包提回家;一遍遍在网上浏览,把所有看中的书拖进购物车,点击付款,然后等待快递送货上门,放进书架,不再翻阅。

一遍遍在网上看新闻,看财经、房产、汽车消息,看明星的八卦新闻,看星座与性格,看生肖与今日运势……

我的心情浮躁如沸水,欲壑难平,欲说还休。

在这些古树面前,在这位百岁老人面前,我开始感到惭愧。我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心胸是如此的狭窄。我所有痛苦的根源皆是子虚乌有的自寻烦恼,都是春蚕吐丝的作茧自缚。人来到这个世上,终究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名利得失,快意恩仇,都将成为过往烟云。生活已经给了我一棵小树,而我还渴望拥有一片森林;生活已经给了我一瓢雨露,而我还期盼拥有一片海洋;生活已经给了我一朵玫瑰花,而我还奢求拥有一个花园。

事实上,能够健康地活着,已经非常非常幸运了。是我想要的太多,而又付出得太少。其实,我们活着,并不需要太多,一粥一饭足矣。

就在这个短暂的时光里,我寂寞的灵魂开始缓慢地绽放,我荒芜的心田开始缓慢地熨烫,仿佛有涓涓泉水流淌进干涸的小溪。

情侣峰——生生死死的恋情

传说中,河石村的村民胡鴩跟杜兰娟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他们的爱情遭到女方父母的反对后,被逼私奔。行至断崖处,父母带着族人追赶而来,他们拥抱着纵身跳下。每天陪伴他们的狗,也追随而来,一跃而下,站在他们旁边,永远守望着这对苦命的情侣。

细雨稠密,山路泥泞,我们兴致勃勃,冒雨往山上跋涉,去寻找传说中的爱情圣地。

站在半山腰的草坪上,在杂树中间,盘横着一块宽大的石头,上面站立着两墩天然形成的石头,犹如一对情侣面对着面,相依相偎。杜兰娟微微扬起脸,双目含情,用眼睛倾诉着自己似海的深情,胡鴩以魁梧的身材,有力的臂膀紧紧抱着爱人,用力量宣誓捍卫永恒的爱情。他们孤独地站在这个断崖边,无所依傍。

据说河石村的情侣,以及周边地方相爱的青年男女,在结婚之前,都要相约一起来到这个爱情圣地,面对着“情侣石”,许下“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美好心愿。善良的人们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充满敬畏,相信在情侣石前面祈福,能够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爱情的花前月下,甜言蜜语,长相厮守,都在这里得到诠释: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烂永不分离的一诺千金。

同行的人欢呼雀跃,竞相拿出手机、相机从不同的角度拍照。此时此刻,树木花草都在挥舞,鸟儿在山间鸣叫。

而我,就在此刻,突然想起了你。

明明是夏天,此刻却因为这蒙蒙细雨,有了冰凉的感觉……

是离人的心上秋意浓,还是仅仅因为这萧萧的风,这单薄的衣衫?

细雨落在脸上,滑进嘴角,是苦涩的味道。

我一直以为,我爱你,我已经将你藏在我的最深处,只要我不再提及,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得那么模糊。曾经以为爱得那么坚定,那么执着,一直相信,到头来,却什么都没有实现,什么都不是。

我突然清晰地知道,是我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的心,其实,我一直都在等待,我以为,只要我一直在等,你就会一直努力,努力让我们在一起。但是,我却在等待中错过了,那些可以抓住的幸福,你已经不再是你,而我,已变得不像是我。

而时光,已经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我逐渐腐朽的容颜,残败的忧伤还是暴露了我的秘密,我为此而终日沉默着……

爱一个人,一旦错过,一回首已是百年身。

而我,为此失去了爱的能力。

今生已矣,且将所有无法实现的期盼与等待,凝聚成一粒孤独的种子,种在来世……

 霸王洞——每个男人心中的江湖

相传公元前212年,项羽是楚国的贵族后裔,他天赋异禀,目有双瞳,豪气干云,力能举鼎,20出头,是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刘邦年逾40,集“草根”与“光棍”于一身,整日游手好闲,不谙劳作,喜好吹牛,善于结交。秦始皇猝死之后,秦二世继位,奸臣弄权,残暴不仁,流寇四起,一时间,英雄豪杰,蜂起八荒,群相逐鹿中原。项羽跟刘邦开始楚汉相争,两人经常是战争不断,刘邦经常败给项羽,奇怪的是,最后形势逆转,刘邦消灭了项羽,建立了统治天下达400余年的大汉帝国。

项羽在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边)边上自刎而亡后,他的鬼魂因害怕刘邦追杀,所以一直沿江溯流而上,一路从江走到河,从河走到溪,来到贵州乌江沿岸,今天贵州省德江县平原镇的河头上时,才决定停下来歇歇。稍作休息后的楚霸王原本打算把新家建在河头上的长春洞内,但吃过大亏的他也懂得兵不厌诈的道理。他采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策略,先在长春洞修建了一座庙宇,然后又在离河头上不远的梁桥旁建了一座金山塔 (现称小金山),并且将随身携带的无数奇珍异宝藏于山洞中,至于他跟美女虞姬真正的藏身地——霸王洞,位于平原镇的台头村。

洞口幽深寂静,藏在大山深处。我们跟着村主任一脚泥一脚水,跌跌撞撞走过田梗路,翻越过杂草丛生的荒坡,来到半山腰。生长着荆棘的藤条相互缠绕,像西游记里面的盘丝洞,一种阴森森的恐怖感顿时让人毛孔倒立。好在我们人员众多,嘻嘻哈哈闹成一片,驱走了心中的妖魔鬼怪。

我们将随时携带的手机、挎包都放在一个大口袋里。有几位年老的文友经过长途跋涉,已精疲力尽,自愿留下来看守财物。我连照相机都摘下来,同行的文友剑自告奋勇拿过去挎在脖子上,说他负责安全带进洞。另外还有几个身强力壮的也将照相机带在身上。

走进洞内,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大厅高约6米,宽约30米,四壁都是石头,呈圆形,这是项羽用来训练士兵整理队伍的地方。大厅最靠边的一块石头后面,有一个裂开的缝,我们一个个尾随从石缝中钻过去,在一条狭窄的石壁中匍匐前进。洞内峭壁嶙峋,有的状如钟馗,有的又犹如怪兽,我们手脚并用,抓住突出的石头一步一步往前挪。我跟娇相携前行,她往上爬坡的时候,我在后面抬住她的脚不往下滑,等她在高处站稳以后,就回过头来往上拉我。我们满身都是泥土,站在一处美丽的钟乳石前面喘气的时候,剑用相机拍下这珍贵的瞬间,成了永恒。

不知道走了多远,渐渐一片漆黑。牟团长打开手电筒,我们借着这点点光摸索着,看见周围许多石头林立,状如钟乳,颜色是泥土黄跟奶白。我惊奇地问,这就是霸王洞了?牟团长笑嘻嘻地说: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走到一个角落,那里有条小溪,涓涓细流从里面流出。他打着手电筒说:同志们,快点来,从这里进去。我走过去,就是脚下有一个小石缝,河流就从那里流出来。我的天咦,我穿着凉鞋趟进去,顿时一个激灵,我强忍住刺骨的冰凉俯下来,把手撑在水里面,像婴儿一样爬行,硬撑着往里面拱了几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钻过去,慢慢站起来。我伸过手来,接过电筒,等同志们一个个这样爬进去。所有的人汗水都出来了,累得气喘吁吁。

总算又可以站立起来了,我撩起小溪的水,洗了一把脸,又继续前进。慢慢地又走了1公里,终于豁然开朗起来。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物产丰富、土地肥沃的村庄,是一个远离战乱纷争的世外桃源。

楚霸王项羽费尽心机在洞外布置了烽火连营十二盘,分布在平原镇的各村各寨,它们分别是坳田村的营盘洞、丫子头营盘、火石坳营盘、老林沟营盘、情侣峰营盘、南坪双营盘、竹子村的将军山营盘、齐峰岩营盘、黔北特委营盘,还有几座营盘现已经划归遵义地区新田管辖。最后带着美女虞姬,不辞辛劳翻山越岭,隐藏进这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大山腹地,在这里安营扎寨。

项羽兵败之后,懊悔不已。在霸王洞安定下来之后,也像越王勾践那样,卧薪尝胆,到处收集了数万册书籍,准备博览群书,以图东山再起打败刘邦。如今,这些似石非石,似土非土的东西,整齐地排列在藏经阁里,俗称万卷书。

除了藏经阁,霸王洞里的设施一应俱全:迎宾门、九天飞瀑、铁甲战马、万亩良田、擎天神柱、行宫、寝宫、楼亭戏台……尽显王者风范。

不断的惊呼、啧啧称奇的声音,打破了洞内的宁静。凭借着几束电筒的光亮,我们四处转悠。这片沉默的土地上,到底隐藏着多少甜蜜的故事,是我今天不能感同身受的?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是我今天不能解答的?霸王已逝,美人已香消玉殒……

项羽跟虞姬一见钟情后,在动人心弦的战争年代,上演了缠绵悱恻的传奇爱情,后来屈尊隐居在这里。当初有多少的雄心壮志,现在就有多少的不甘愿。项羽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帝国,属于自己的江湖。由此可见一斑!

这里是霸王企图竭力打造的天下太平世界:没有烽火战争,没有篡位夺权,只有岁月静好的国富民强,安稳盛世……

我沿着墙壁,踩在湿滑的泥土地里,瞭望着万亩良田。惊奇地发现一串串形状如鸡蛋的石头,零星散落在地上,犹如一串线穿起的珠子,里面金色的蛋黄依稀可见。我高兴得大喊大叫,感觉这才找到一丝人间的烟火气息,传说的故事真实呈现在眼前。也许赫赫有名的霸王曾经在这里,捡拾起母鸡下的鸡蛋。叱咤风云的男人,离开他的战场,不再威风凛凛,以一敌十,却尽显居家男人的温柔体贴。

离开了江湖的打打杀杀,结束了躲躲藏藏的生活,重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每天养精蓄锐,刻苦练兵,企图再战刘邦,夺回皇位。殊不知,山中无甲子,世上已千年。刘邦已作古,皇权不复存。独留下英雄伴美人的故事令多少女人羡慕。

这是每个男人心中的世界,是每个男人的江湖梦。在自己的王国,有心爱的女人相伴,有自己的土地耕耘,有大臣宰相辅佐朝廷,有精兵强将保卫家园。这又何尝不是每个女人心中的美好向往,是每个女人的少女情怀。这个世间,会有这样一个男人,为自己打造这样一个世界,撑起一片天,遮挡所有的大风大雨,朝夕相伴左右吗?

我站在大厅中间,恍如隔世。

编辑:杨周  田慧星(实习)

  责编:李嘉维           

编审:陈俊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